球员转会
所在位置:主页 > 球队球星新闻 > 球员转会 >

但也导致小俱乐部无法留住其培 养出的优秀球员

更新时间:2019-05-22 点击数:

  尽管坚称 “心中并无怨怼”,让-马克·博斯曼(Jean-Marc Bosman)似乎仍对自己足球生涯遭遇的不公际遇耿耿于怀 —— 20年前,在俱乐部和转会市场旧规则的多重刁难下,这位比利时中场球员排除万难,将多家权力机构告上法庭,最终促成了《》的通过,也自此永远改变了足球运动的规则:其中关于自由转会的条款产生了革命性影响,即合同期满后,球员可以零转会费加盟其他球队。另外,该法案还放开了有关外籍球员的一系列限制。

  但博斯曼本人却过得并不太好。除了以他的名字冠名外,博斯曼本人从未享受到法案带来的任何福利;相反,该法案从某种程度上葬送了他的足球生涯,让他至今生活拮据。”正是因为我用尽五年光阴,苦苦打赢官司,现在有些球员才能每周拿到二三十万欧元的天价薪资,是我解放了足球运动,” 他回忆说。“在英国民间,流行着这样一句话:‘足球真美妙,多亏博斯曼。’ 不仅如此,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人都了解我对足球运动做出的贡献。但我至今仍孑然一身,分文不赚。落差就是这么大。”

  如今,C罗、梅西、鲁尼等大牌球星月薪高达上百万欧元,而这一局面的最大推动者博斯曼却要为生计苦苦挣扎。几年前,博斯曼把打官司获得的72万英镑补偿金(这是偿还诉讼费之后所剩的费用)买的保时捷及房子等家产统统变卖,过去数年都只能靠领取社会救济金度日。因此,他心里不痛快也不难理解了。

  2015年12月15日,正值博斯曼法案通过20周年。这不仅让人好奇博斯曼如今身在何处,更引发了另外一个更重要的讨论:如今的转会制度,是博斯曼20年前首度向欧洲法院提起诉讼时的真正诉求吗?

  对此,博斯曼回答道:“不是的。《博斯曼法案》的确是一大进步,其初衷是希望促进球员等资源的自由流动,但如今的制度有诸多缺陷:比如我至今想不通,为什么在美国,最穷的俱乐部仍可优先于财大气粗的俱乐部挑选球员;而在欧洲,球员却仅供那些财力强大的俱乐部挑选,并最终让球员转会成了大球会之间的内部游戏?《博斯曼法案》本应为资源再配置提供更多可能性,但可悲的是,拜欧洲足联(UEFA)及国际足联(FIFA)所赐,有钱人可以为所欲为,而穷人只有饿肚子的份了。但这不是《博斯曼法案》的错,而是 UEFA 及 FIFA 一手造成的。”

  而今,当年曾参与法案起草的国际职业足球员协会(FIFPro)希望对现行足球转会进行一系列新的、更全面的改革。他们非常认同博斯曼上述关于制度的观点,并希望能采取行动,改变现状。他们认为:足球运动并不需要转会市场,或者至少在现行体制下并不需要。

  FIFPro 认为,现行转会制度有违欧盟基本的竞争法规,并已向总部设于布鲁塞尔的欧洲委员会提起抗议。FIFPro 不久前刚刚结束了与 FIFA 及 UEFA 的谈判,希望能取消转会费,限制每队球员人数和租借市场的规模,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付给经纪人的佣金。

  博斯曼声援 FIFPro 称道:“没错,我们可以随意买卖鸡鸭、牛马、巧克力等物品,但我认为活生生的人不应该拿来交易。如今已是21世纪了,我们必须让工人自由流动。而 FIFA 的腐败问题,其实就根植于转会体系;我们不能任由这些掌握球员生杀大权的人肆意租赁、买卖球员,从球员身上榨取利益。”

  在这个问题上,曾掀起过转会革命的博斯曼似乎的确比其他人更有发言权。正如此前他的诉讼案在卢森堡法庭审时一样,20年后的今天,足球运动将再次准备迎接改革:尽管两次改革的情形有所不同,但足球运动却同样都成为了 “自给自足” 运作模式的受害者。

  当然,1995年改革前的状况更为糟糕。当时球队里的外籍球员数量有限制,而且球员即使在合同到期时也有可能被禁止转会至其他俱乐部。博斯曼回忆道:“当时的足球运动死气沉沉,一切完全被俱乐部把持。”

  不过《博斯曼法案》并非对所有人有利。随着球员被赋予更多权利,转会数量一时激增,也催生出我们如今称之为 “球员经纪人” 的职业。曼联功勋教练弗格森爵士曾用 “一团糟” 来形容这样的局面,因为球员在获得了几乎全部其他行业从业者所具备的自由后,其流动性开始大大增强;很显然,一些致力于自己培养球星的俱乐部对此并不欢迎。

  安德烈亚·皮尔洛(Andrea Pirlo)、史蒂夫·麦克马纳曼(Steve McManaman)、罗伯特·莱万多夫斯基(Robert Lewandowski)、索尔·坎贝尔(Sol Campbell)、亨里克·拉尔森(Henrik Larsson)、迈克尔·巴拉克(Michael Ballack)等我们耳熟能详的巨星球员,均从《博斯曼法案》获益,都曾得以自由球员的身份自由转会。但问题是:《博斯曼法案》对自由球员及欧洲顶级俱乐部也许是有利的,但也导致小俱乐部无法留住其培养出的优秀球员。所以可以这么说:现代足球相关的转会制度,其实也正是根植于博斯曼法案。

  除了大牌球星之外,足球界大名鼎鼎的经纪人尤尓根·门德斯(Jorge Mendes)及米诺·伊奥拉(Mino Raiola)等也要感谢博斯曼,然而《博斯曼法案》对于足球运动的整体功过尚未有定论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随着光阴流转,博斯曼在20年前推进的法案仅仅是为更大规模的改革拉开了大幕;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博斯曼对当时的转会市场起到了决定性作用,但如今他也正致力于推翻这一市场。

  与足球运动的未来相比,博斯曼自己前途仍黯淡无光。造福众球员的法案通过后,他一度在公众视野中消失,经历了投资失败、酗酒、入狱;他上次以球员的身份出场,是代表法属留尼汪岛上的一支小球队 —— 这在事实上宣告了他职业生涯的结束。虽然在与 FIFA 及 UEFA 的诉讼案中获得了胜诉,但随后生计困苦的他还要继续与绝望和酒精抗争,并与离婚妻子争夺子女监护权。与他交谈的经历,让我真切体会到这一切对他的打击之大。

  但博斯曼也许又要重新上路了。在采访的最后,他对我说:“我希望能在 FIFPro 谋到一份工作,这样就能和其他人一样,靠自己的收入来养活孩子了。我已经51岁了,希望晚年能过得好一些。于我而言,最重要的事,就是让人们能记住我为自由之权利所作出的努力。”

上一篇:请自行复制Crack\Variant 2 for old CPU generations下的另

下一篇:Air Jordans法国首间独立门店在巴黎开业